• 3839阅读
  • 0回复

外卖配送公司聘残疾人当骑手 多数"表现不佳"被辞

楼层直达
级别: 管理团队
发帖
4189
      (原标题:南京一外卖配送公司聘残疾人当骑手,多数因“表现不佳”被辞)
      1月15日,江苏本地论坛西祠胡同上流传一篇网帖称,在南京市秦淮区一路口,一个外卖骑手在送外卖时,因闯红灯与一辆正要转弯的轿车发生碰撞。从目击网友拍摄图片看,该“外卖小哥”腿部受伤坐地,电动自行车和白色轿车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。
      由于配送时间受限、且一次性派单太多,外卖骑手们为了抢时间,一路飞奔而引发交通事故的事情屡见报端。不过,这次的“外卖小哥”有些不同——有目击者注意到,他的“左眼明显残疾”。
      16日,澎湃新闻从外卖南京区域的专职配送公司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,该外卖小哥名叫高峰,今年43岁,左眼失明。事故当天因闯红灯被撞,目前身体并无大碍。不过,高峰表示,他在出事故的当天晚上就被公司辞退了。
网友拍摄图片

      “身体残疾不是骑手的限制条件”
      据该负责人介绍,高峰去年(2016年)12月开始为外卖送餐,并不是唯一一个身有残疾的外卖小哥。在该公司工作的两三百个骑手中,至少还有四五个残疾人。
      “我们对于外卖骑手的招聘要求并不高,只要会用智能手机,看得懂外卖单,能走,能沟通就行。”该负责人说,再办一张健康证,就能持证上岗。
      据该负责人介绍,考虑到他们生活并不容易,只要这些身体上残疾程度不大,公司一般都会录用。比如这四五个骑手,大部分是视力残疾,如一只眼睛失明、视力障碍等,但是另一只眼睛很正常,“使用手机、骑车上路都没问题”;还有一个小哥则是腿脚不方便,有点跛,“但可以走路。”
      由于骑手的收入可观,不少残疾人前来应聘。据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外卖骑手们一单能挣7元钱,每天送单越多,钱挣得越多。有些年轻小伙们一天就能送1000单以上,每月纯收入就是七八千。
      送单量和服务态度是骑手们比拼的重点,就前者而言,残疾人做的并不其他小伙差。该负责人说,他们之前有1个骑手,50多岁,左眼完全失明,“但他业务做得很好,每个月兼职做下来,也能送六七百单。”
      “不过,这个骑手已经被公司辞掉了。”该负责人说,“即便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,但是他们却不一定适合。”
网友拍摄图片

      大多因“态度不好”被辞退
      态度是一个普遍问题。
      该公司负责的珠江路商圈站点负责人表示,这些残疾人骑手们的脾气大多比较倔,跟客户、商家沟通时说话会“很硬”,平台为此接到了不少投诉。比如,上述那个眼部有残疾的骑手,虽然送单较多,但是公司还是将其辞退了。
      “有一次他在一饭店催餐时,不知沟通上出了什么问题,被商家给打了一顿。我们去帮他处理了,但同时也把他辞了。”该负责人称,“毕竟我们这一行是服务性质的工作,态度不好,投诉多,我们就只能辞退。”
      而对于那些腿脚不方便的,“可能有时候上个七楼就会花很长时间,送餐慢了,客户不理解,就会向我们投诉。”
      “长此以往,送单最少的,投诉较多的就会被我们辞掉。”上述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说,“陆陆续续好一些残疾人都被辞掉了。”
      1月16日,高峰向澎湃新闻证实u,他在出事故的当天晚上被公司辞退。
      据其原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,这一个月来,高峰因服务态度经常受到投诉,送单较少,入职快一个月,发生了3次交通事故。“经常犯错又不改正,只能劝退。”
      南京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、心理学博士张纯对澎湃新闻表示,残疾人做“外卖小哥”,两种身份的叠加使其可能因表现不佳而被辞退。
      首先,外卖小哥工作时间长、持续压力大,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要时时面对不同的环境,不断协调自己与陌生环境的关系。在这协调过程中,或多或少会有些情绪。大部分的外面小哥来自外地,社会支持系统不完善,亲人不在身边,当压力一大,情绪一出来,又得不到及时疏导,就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,就可能出现“小刺激、大反应”的情况。此外,他们送餐的一些客户因生活或工作上的不顺心和压力,倾向于向下宣泄,这个时候处于社会弱势的外卖小哥就成了宣泄的靶标。
       第二是残疾人本身的自我感觉。张纯指出,从古到今,人们对于残疾人可能会产生不适感,或者歧视。残疾人也总会觉得被歧视,心里会有自卑感和过分敏感。另一方面,正常人所接收的信息来自于感官等各个方面,用耳朵听,用眼睛看等。但由于残疾人的某种感官缺陷,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接收到来自外界的完整信息,可能会在理解上产生分歧,对别人的意思发生误判,这样一来,就更容易“小刺激引起大反应。”
      以上因素,都是导致普通人投诉残疾人“服务态度不好”的原因。
网友拍摄图片

      多数被辞退残疾人转战“众包配送”
      高峰对公司辞退的做法有些不满,他认为自己态度挺好,但也承认自己送单不多,对路不熟悉,“南京的有些路段太复杂了,而且同时十几个派单要送,我心里急,就找不到路”。
      他坚持这与其左眼失明无关。高峰说,他之前在农村种庄稼,被柴油机的摇把砸伤了左眼,至今18年了,干农活、修车都不影响,“一只眼睛完全好使。”他向记者提供了他的残疾人证,显示为视力残疾,等级为四级残疾。
      “四级残疾是轻度残疾,”南京市残疾人就业管理中心一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,一般而言重度残疾人很难找到工作,能够在社会上自主择业的多是这些轻度残疾人士。该负责人表示,腿脚可能不好,但不影响走路,眼睛也能看得见,相比之下,那些聋哑人、做轮椅的、拄拐的人,智力障碍的人基本上很难找到工作。
      高峰告诉记者,他不会放弃,接下来准备做“众包配送”。
      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与各平台专职配送队伍不同,以“达达”、“蜂鸟众包”、“美团众包”等为代表的众包配送模式,近年来悄然兴起。只要输入手机号、姓名、身份证,即可成为外卖配送员。抢单配送后取得相应报酬。
      专职配送和众包配送的区别在于:前者为平台或中间方签约的正式员工,保障到位,多由调度员进行派单,收入较稳定;后者则属“临时工”,需自行抢单,收入并不稳定,但工作时间自由,也可同时服务多家平台。
      据上述配送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以往辞退的那些残疾人,大部分都去做这种众包配送了。
      张纯博士也呼吁,相比于物质帮助,社会上更应给残疾人提供心灵上的关照。“我们应该想清楚一个问题,面对一个残疾人,我们怎么做,才是最大意义上真正尊重残疾人,而非那些歧视性的关爱。”
      对于残疾人就业,张纯表示,要考虑其自身特点,比如,一些腿脚不好的可以由政府资助开网店,而那些视力残疾的人,由于他们的其他感官更加灵敏,更具同理心,因此心理咨询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方向。


来源:澎湃新闻网
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,在于给予;
而不是在于接受,也不是在于争取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认证码:
验证问题:
上一个 下一个